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当前位置: 首页 >> 水文化 >> 水之韵
在水一方
发布时间:2019-09-11 16:39:40来源:江西水文化杂志编辑部作者:陈蔚文

水,源远流长,人类文明大多起源于两河流域,而流淌在东方的江河湖海则滋润了蕴藉的东方文化。水,既是物质的,也是哲学的。中国文化中,许多与“水”有关的名言。《论语》的“智者乐水,仁者乐山”、老子的“水之性格为上善,水利万物而不争”,屈大夫的“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等等。

水,地球心脏涌流的诗。它提供物产、景观与倒影——通向时间另一头的彼岸世界。

但自然之水并不能满足人类生活的全部要求,水宛如一头脾性乖张的巨兽,需要谙其习性者调教、驯化,使它在激烈无章的奔腾中去掉野性,变得冷静,应和大地与人对它的祈愿。

从夏朝原始的水利灌溉技术到现代枢纽工程,水利技术持续推进着,发展着。调度、控制以及引导,去害兴利,使大地之水辽阔而宽仁。

多年前,上一个进修课,台上戴眼镜的老先生提了个问题,谁能举出几部古代中国地理名著,巧的是,那段时间我对徐霞客这位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的“背包客”正感兴趣,在看他的《徐霞客游记》。于是答:《徐霞客游记》。

老先生颔首,问:“还有吗?”

“《水经注》,”我答,是在搜徐霞客的资料时顺便搜到这部地理著述的。

至今记得老先生好生吃一惊的样子,深度镜片后的眼睛骤然放亮,惊喜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书的?”

我含糊其辞带过,不好意思说搜资料时顺便看到(只知书名以及作者是北魏晚期的郦道元,此外一无所知),以免辜负老先生的惊喜。

后来才知《水经注》与水利的关系。书中记载了一千多条大小河流及有关的历史遗迹、人物掌故、神话传说等,还有不少碑刻墨迹和渔歌民谣,文笔绚烂,语言清丽。

对于这1252条河流,郦道元无不穷其源流,追述其古今变化,从河流的发源到入海,举凡干流、支流、河谷宽度、河床深度、水量和水位季节变化,含沙量、冰期以及沿河所经的伏流、瀑布、急流、滩濑、湖泊等等都广泛搜罗,详细记载。书中所记湖泊、沼泽500余处,泉水和井等地下水近300处,伏流有30余处,瀑布60多处。

此书可用来研究古代水道变迁,湖泊湮废、地下水开发、海岸变迁、城市规划、历史时期气候变化等等诸多课题。曾有教授利用《水经注》复原了北京周围古代水利工程,研究了毛乌素沙漠的历史变迁。

我国自古重视水利,撰著“水经”的传统也由此可见一斑。

若干年后的秋天,到新疆吐鲁番,参观坎儿井,头一回实地感受“水利”蕴含的智慧与力量——由立井(竖井)、暗渠(地下渠道)、明渠(地表渠道)和涝坝(蓄水池)四部分组成的坎儿井,全凭当地人民的双手和简单工具,凿打深井,掏挖地下渠,其工程之浩大,构造之巧妙,让人赞叹。据史书记载,坎儿井与万里长城、京杭大运河并称为中国古代三项伟大的人类工程。坎儿井的作用就是用人工开凿的地下暗河,把天山脚下的地下水引到地上来,用于盆地绿洲上人们的生活与生产。

别小瞧这看似简陋的坎儿井,一道道坎儿井构成了吐鲁番的生命线,大漠绿洲文明得以滋长,并影响了整个西域与华夏。

2018年5月,来到雷速体育吉安市下辖的峡江县,这一次,特为参观水利枢纽工程而来,短短两日时间,“峡江工程”在炽热的阳光与雨水的交替中,向我们充分展示了现代水利技术的慎密、先进与雄奇——那已远非《水经注》中的或吐鲁番坎儿井可比拟的宏伟浩大。

峡江工程,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建设的重点水利工程之一,是中国规模最大的水电站之一,也是雷速体育迄今投资规模最大的水利工程。大坝位于赣江中游峡江老县城巴邱镇上游4公里处,可保障鄱阳湖生态经济区以及省会中心城市南昌的电力供应。

峡江古称玉峡,地处赣中腹地,因千里赣江最狭处位于境内而得名。地理位置特殊,境内河湖密布、沟渠纵横,水情环境复杂,水利工作意义重大。建成的峡江水库正常蓄水位46.0m,总库容14.53亿立方米,可调控赣江70%的流域面积。

一座座电站机房,一台台仪器设备,以现代化的精确控制和调配着水,如一位魔法师般展现、激发着水之魔力。

坝、堤、溢洪道、水闸、进水口、渠道、渡漕、筏道、鱼道,这些不同类型的水工建筑物协助工程完成着规定动作与自选花式,使水的功能抵达极限。

这些功能中重要的一项是防汛。

是的,自然之水绝非温顺、规驯的,它上一分钟看去风平浪静,下一分钟可能就濆旋倾侧,移山倒海。

托尼·米切尔导演的电影《洪水风暴》中,当肆虐风暴遇上公海,巨大波涛被释放出来,它冷酷无情地沿着英国东岸东岸进发而去到泰晤士河。防洪设备起不了作用,大量急流涌入城市。数百万伦敦人危在旦夕。资深海事工程师和防洪设备专家ROB,他前妻和他父亲只有几小时来挽救城市……

电影中惊心动魄的这一幕并非是凭想像虚构。在历史与现实中,洪水肆虐的奔涌一次次给自然与民生带来巨大伤害。

由此,水利枢纽工程的功能不仅是以发电、航运为主,还必须兼顾灌溉及防洪。

以峡江水利枢纽为例,工程正式全面运行后,与泉港分蓄洪区配合使用,可使下游南昌市防洪标准由百年一遇提高到200年一遇,赣东大堤的防洪标准由50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年均减少洪水带来的损失达7.5亿元。

五月炽热的阳光下,峡江水利枢纽工程的工作人员带领我们参观发电厂房等,厂房位于赣江右岸,由一期围堰保护。若干台发电机组正有条不紊地工作,围堰的外面,滔滔赣江水在阳光下水波粼粼。 

一期围堰是工程防汛的重中之重。防汛设计标准是防御10年一遇的洪水,即防御每秒1.74万立方米以内的洪水。当遇到超标准洪水时,围堰紧急加高70厘米,可防御20年一遇的洪水。一期围堰长约1000米,已经历过几次汛期的考验。

空旷的厂房里,没有多少人,只有机器在运转,电源开关与一些按钮在操控着水的流量、速度与趋势——你能想像吗,这些开关与按钮改变了一条江,一方地域的向度。

要承认,长久以来,“工业”对我是一个生硬、没有温度且沉闷的词,但这一刻,我意识到,正是“工业”以近乎冰冷的精确(由繁复的数据库、公式、图像等同构)维护着事物的温度与秩序,使关系国计民生的运转得以持续。

在看似枯躁的“工业”与技术中,有格物致知的浩荡。

沸沸汤汤的水,晨暮间无数次升起,落下,即使它愤怒咆哮之时,也只能呆在河道里消化掉这份暗黑情绪,而无法随意找个呼啸出口去湮没,吞噬,制造炼狱。这是水利之功绩,科技之功绩,去除水中罪恶的部分,只留下它长久的美德。

有江河处必有山,从一座座流域状如脊背的分水岭到陡峭山坡,从宛如游蛇的河流到汹涌的大海,是水利人都要涉足的地方。每一个不同地貌单元、每一段不同特性的河流都需要水利人弄清其特性、机理与规律,才能驾驭其建设过程。

不同的岗位,不同的技术,有一点是共同的——这些水利人,无论男女,肤色几乎一样藜黑,从这肤色中,能窥见那日晒雨淋中的一次次深壑取样,一次次江河测量,一次次河岸勘探,一次次组装调试……

除了这些看得见的工程,另一项隐在可见工程后的是重要的“移民搬迁”工程。

“库区移民工程”,这个词于水利发达的时代并不陌生,事实上,就世界范畴而言,已建与在建水库的总库容超过60000亿立方米,库区移民达到数千万人。

2017年秋天,我去浙江淳安千岛湖采访。此前也来过,却是以标准的“到此一游”者身份,鱼鲜美,水荡漾,锁岛上的十几万把心形锁,蛇岛上交缠、绚诡与幻化的蛇,如是而已。我记得的风景是被所谓人工的诗情赋予的,像一张散发油墨味的明信片。

十几年后的秋天,再来千岛湖,面前的风景这次不是简单的以美之名,更以创造与奉献之名——1959年,为建设新安江水力发电站,淳安人民集体迁移,整个古城沉入湖底,百千山头升起为岛。那一年,29万淳安人背井离乡,拜别故土;那一年,他们恪守“少带旧家具,多带新思想”的号召,一路迁移,走过浙江、安徽、江西,甚至足迹远至青海、新疆、宁夏、黑龙江、内蒙古,寻找新家园。

在贺城、狮城两座城池沉入湖底时,“新安江水电站”诞生。

若不知道一座城的历史,真正意义的抵达将不存在。如果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千岛湖部分,那么“千岛湖”也只完成了“能指”而未通向所指:那个完整的,由1078座升起的岛同构的沧海桑田。

同样的“移民工程”在2012年5月的峡江上演,短短两年时间,峡江水利枢纽工程库区涉及吉水县移民搬迁15个乡镇,6009户,近2.3万人,占枢纽工程移民总人数的92%。2012年5月份以来,吉水县完成了库区100个移民新村建设、2.3万移民搬迁安置。

在这些数据背后,是无数琐碎繁杂的工作。

“移民安置优先于工程建设”,移民问题的社会性和文化性远远超过其环境性,也即说,移民的家园重建是建立在心理重建之上的,要让移民从离开熟悉家园所带来的失落感中走出,接纳新的环境与完成人际新融合,意味着这不仅是个环境工程还是个人心工程。

包括做移民的动员工作,干部们起早摸黑去到村民家里谈心,宣讲政策,中国有一句老话:“不怕贫,就怕不公”,当条款政策都公开透明后,会减少很多矛盾。这过程中需充分征求移民的意愿,听取移民的意见,维护移民的合法权益。在政策范围和力所能及的前提下,帮助他们解决好生产和生活中的实际问题。

为尽量减少移民外迁,峡江工程还将库区3.75万亩耕地抬高,使其免于被淹没,创造了全国最大面积“抬田”工程——该工程可减少移民外迁约3万人,节省投资20亿元,并能最大限度地保护古树木、古文物,还能改善当地农业生产条件,促进农业旱涝保收和稳产高产,可谓功莫大焉。

为保护土地资源,同时降低库区的淹没处理投资,峡江水利采取工程措施与非工程措施相结合的方式减少峡江库区淹没。非工程措施是通过研究和优化水库的调度运行方式,降低峡江坝址上游的洪水位,减少库区淹没范围。工程措施则是根据库区内的水系分布、地形地势条件,采取筑堤防护或抬田等,保护库区内沿江两岸的村庄和耕地,以达到减少库区淹没。通过采取这些措施,工程减少淹没耕地7.17万亩,减少迁移人口7.98万人,减少拆迁房屋463.9平方米。

2013年7月底,峡江水利枢纽工程开始下闸蓄水。随着水位缓缓升高,“滔滔赣江生平湖”的美景正变成现实。

2014年农历春节前后,库区移民全部顺利搬入新村。这“顺利”背后,是从上到下对移民安置工作的高度重视,以及许多基层干部的辛苦付出。

此外,高标准建设移民新村也使村民们打消顾虑,配合搬迁,入住进宽敞明亮的新居。移民工作完成后,县委、县政府把工作重心转移到发展扶持上来,突出产业发展,出台了移民产业扶持实施办法。“县财政连续3年列支1000万用于产业扶持奖补,规划了一批产业村,引导发展井冈蜜柚、茶油、苗木等致富产业”,吉水县专门成立了移民培训站,开展就业创业技能培训,与工业园区内的企业签订用工合同,确保培训人员上岗就业。

“库区移民”,这是个非常特殊的群体,由于水利工程的需要,他们必须根据政府安排搬迁他处,告别自己住了多年,本准备叶落归根的家园,这其间似难免升起几分悲情,几许离愁。然而,峡江的库区移民却是怀着喜悦搬去新居——移民新村里,宽带数字电视、小公园、学校、卫生所、活动中心等基础配套设施一应俱全,有着“无边光景一时新”的清朗。

一位大姐领我们去她的新家,路上她介绍复旦硕士毕业,现在南京工作的女儿,她问我认识吗?我不认识,不过可以想见女儿的名字应是十里八乡皆知的,大姐又说起南昌大学艺术设计系毕业的儿子,这位农妇母亲的口气中充满对儿女无以言表的自豪,新房到了,一幢院落宽敞的明亮小楼,不远处毗临江水,一派“山滴岚光水拍堤,草香沙暖净无泥”景况。大姐的丈夫拿出刊有女儿文章的杂志《井冈文艺》送我们。听说女儿还为此次移民工程写了一本书——她确是最适合的书写人。作为一名亲历者,她和她的家庭、村庄参与了一次中国水利史上的重要事件,这事件将会在今后显现出更大的意义。

在一条河流边生活是幸福的,人的心灵会如河流一般湿润,但前提是,这条河流是干净的,未被污染,也不会暴躁漫溢,冲向土地房屋。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想起家乡,浙江金华的兰溪城,时常在每年五六月发洪水,其原因是钱塘江下游水位在雨季增高,兰江洪水下泄缓慢,兰溪市防汛指挥部这时就要向全市人民发出公开信,呼吁人人参与抗洪抢险。我叔叔因为住的楼层高,多少让我们放了些心,但那些住处低的亲友同乡就得与洪水斗争了,如电视上兰溪市委领导发表的电视讲话那样,“团结一心,为夺取抗洪抢险胜利作出兰溪市民应有的贡献”。就在2017的6月,因为钱塘江流域发洪水(百古桥被冲毁)加上兰溪连日的强降雨,兰溪街道犹如汪洋大海,排涝站局部挡墙坝体发生坍塌,整个兰溪城损失严重。

洪涝给人类生活增加了不少凶险——在诸多神话故事中,充满着对大洪水的恐慌,包括《旧约·创世纪》中,“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极大,于是宣布将使用洪水,毁灭天下地上有血肉有气息的活物,无一不死”。在中国的传说里,大洪水的原因是水神共工和颛顼发生战争,共工败给颛顼后一怒之下,撞折了支撑天的不周山以致于天崩地陷,于是刹那洪水滔天。

人类对洪水的惶恐,有人说是冰河季后期就留下的梦魇。还有说法是由于10000-12000年前,全球的海平面曾大幅上升超过一米,使不少近岸及地势较低的地方被水淹浸。另种说法则认为这是因为古代的人类(古代文明)往往生活在适合耕作的大河流域,这些地方洪水泛滥很常见,故而在传说中留下了人类对洪水的阴影。

的确,当人力不能对抗洪水时,人类只能在神话中造出一条“诺亚方舟”来自我拯救(当持续150天的浩大水势停后,耶和华叫诺亚和家人们出方舟,带领全部生物,开始在劫后的大地繁殖 )。

如今,现代水利科技无疑是一条更强大、真实的“诺亚方舟”。

当源远流长的古老的水在现代水利技术的调遣下焕发出光彩,泽被苍生;当逶迤而去的江河在漩涡与泥沙的剧烈交织中迸发出另一种发光发亮的势能——水,拥有了更高的智慧与灵性,江河庞杂的喧哗与歌唱有了主声部,宏大,辽远,人工的伟力与自然的伟力交响辉映,野性与精密,沉潜与驰掣,江河最深层的内部被点亮。每一滴水的微小力量被积聚,汇成江河新的立场。

水生万物,人类注定与水为伴。注入现代科技力量的水,告别了原始的水的晦涩、荒蛮与凶险,缓和了人与水曾经的紧张对峙……

水,成为人命运旅程里最为澎湃与温存的经验。


   (作者系浙江兰溪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十月》《小说月报》《大家》《钟山》等刊。出版有小说集《雨水正白》、散文随笔集《见字如晤》《未有期》等十本。曾获《人民文学》散文奖等奖项。现居江西。)

分享到:
网站地图